金种子酒陷入“低端化困局”

【中国白酒网】上半年业绩预亏之后,华润系再次加强了对金种子酒的管控。 7月17日,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600199.SH,以下简称“金种子酒”)发布公告称

【中国白酒网】上半年业绩预亏之后,华润系再次加强了对金种子酒的管控。

7月17日,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600199.SH,以下简称“金种子酒”)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董事会会议通过,聘任刘辅弼为公司副总经理,任期自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七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为止。

金种子酒此次新上任的副总经理在华润系拥有超过20年工作经验,属于华润系“老人”。

事实上,“华润系”进入以来,金种子酒高管频频发生变动。今年2月,金种子酒原董事长贾光明突然宣布离任。直到今年4月7日,谢金明当选为金种子酒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这次高层“换帅”风波终于落下帷幕。

不过,从目前来看,华润系的种种调整举措还未传导到金种子酒的业绩层面。在日前发布的业绩预亏公告中,金种子酒称,公司上半年归属净利润约为-3200万元到-4800万元。

让金种子酒扭亏为盈,华润系还需要多长时间?

深陷亏损“泥潭”

根据预测,今年上半年金种子酒仍然处于亏损状况。

相比于归属净利润,金种子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亏损幅度要稍微拉大一些,约为-3700万元到-5300万元。

去年同期,金种子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08.02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6767.32万元。

很显然,亏损幅度虽然较去年有所减少,但金种子酒仍然陷在亏损的“泥潭”中。

对于业绩亏损,金种子酒方面解释称,报告期,公司的中高端新产品尚在推广培育中,低端产品销售占比较大,利润率较低。

要探讨金种子酒的产品结构,还得从其发展历史说起。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种子集团”)始建于1949年。1998年7月,金种子酒公司成立,是金种子集团的控股子公司。

1998年8月12日,金种子酒在上交所上市,其前身是始建于1949年7月的国营阜阳县酒厂,也是新中国首批酿酒企业。去年6月,华润战投受让金种子集团49%股权,成为金种子集团第二大股东。

目前,金种子酒的白酒产品主要有浓香型白酒金种子系列酒、种子系列酒、和泰系列酒、醉三秋系列酒和颍州系列酒、金种子馥合香白酒等。公司的产品架构为醉三秋1507为区域高端文化白酒,金种子馥合香系列为次高端差异化香型品牌,柔和种子酒系列为中低档大众白酒品牌。

从营收占比来看,2022年金种子酒中高档白酒的营业收入约为3亿元,同比减少12.5%,中高档白酒占公司白酒行业收入(6.85亿元)的比例为43.8%;普通白酒的营业收入为3.85亿元,同比减少2.67%,营收占公司白酒行业收入的比重为56.2%。

低端产品营收占比过多在某种程度上挤压了金种子酒的利润率水平。根据财报数据,金种子酒去年中高档酒的毛利率为52.28%,但普通白酒的毛利率只有28.32%。

叠加公司医药板块的业务收入,Wind数据显示,去年金种子酒的销售毛利率为26.45%,是A股20家白酒上市企业中最低的。与之相比,排在首位的贵州茅台,销售毛利率超过90%。

利润率水平偏低,已经成为金种子酒难以忽视的一个重要问题。

高管频繁变动

华润系的加入给金种子酒带来了新的希望。

今年2月22日,金种子酒发布公告称,贾光明因工作调整原因,不再担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专业委员会的相应职务,也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

贾光明的这次离任在外界看来有些急匆匆的。原因无他,贾光明是去年11月21日才被选举担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当时约定的任期为3年。而现在,刚刚过去了3个月的时间。

业内猜测,贾光明的离任或许和金种子酒不见起色的业绩有关。2022年,金种子酒营业收入11.86亿元,同比减少2.11%;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6亿元,亏损幅度相较于2021年的-1.9亿元进一步拉大。

贾光明离任后,金种子酒随即在今年4月宣布董事会选举谢金明为公司董事长,为这场“换帅风波”划上句号。

公开资料显示,出生于1974年的谢金明,早年曾在阜阳市农机推广站工作,此后历任阜阳市农机局办公室主任、党组成员、副局长等职;2018年6月~2022年10月历任界首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太和县委副书记等职务;现任阜阳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阳投发”)总经理、阜阳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金种子酒党委书记、董事长、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阜阳投发正是金种子集团的大股东。大股东亲自派驻董事长,可见其对于金种子酒发展的重视。

除了董事长更迭迅速,征探君之前曾写过,华润进入不久就开始强势介入金种子酒管理层。2022年7月,华润系先后派具有多年华润系工作经验的何秀侠、刘锡金、金昊进入金种子酒,后者也实现了从营销到财务再到人力资源层面的大清洗。

随着最近公司副总经理的进一步调整,金种子酒内部也再现人事变动。

值得一提的是,人事变动的背后,金种子酒还制定了严格的薪酬管理办法和经理层的业绩考核办法。

其中规定,总经理全面承接公司年度和任期经营业绩考核指标,权重占比100%。其他经理层按照定量和定性相结合、以定量为主的导向,部分承接公司年度和任期经营业绩考核指标,权重占比50%。

金种子酒立下了“军令状”,但行业竞争激烈,安徽留给金种子酒的市场空间还有多少?

难入高端阵营?

一直以来,安徽作为白酒产销大省,饮酒氛围都很浓郁。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安徽省规模以上酒企白酒产量28.21万千升,占全国产量约为4%,排名第五位。截至2022年11月,省内酒类制造业企业数量达到近3000家。

销量上的表现更加明显。根据天猫线上酒水报告显示,安徽省白酒线上销量排名仅次于四川省,位居第二位。另据国盛证券估计,当前安徽省白酒市场出厂口径的容量在350亿元左右。

如此庞大的市场自然吸引了很多一线白酒企业的渠道下沉。数据显示,目前,安徽市场800元以上的高端价位带基本上被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3家全国性名酒企所垄断。

300元~600元价格带过去基本上被洋河、剑南春等省外品牌瓜分。近年来,古井贡酒和口子窖等省内品牌的双双发力。古16/20更是在2021年快速发力,当前在该价格带一家独大。

目前来看,300元以下的中低端价格带占到了徽酒市场总规模的七成以上,也是目前竞争最为激烈的一个价格带。综合来看,古井贡酒目前在省内酒企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其2021年的市占率约为1/4。

其他的市场空间则被口子窖、迎驾贡酒、高炉家、金种子系列以及一些在局部市场影响力比较大的品牌,比如皖酒系列、宣酒系列瓜分。

征探君查阅了金种子酒天猫旗舰店发现,醉三秋1507(500ml/单瓶)的标价为1198元,“719”酒水节期间单瓶价格为998.3元,算是金种子酒的高端产品系列。金种子馥合香20的价格(500ml/单瓶)标价为758元,实付价为698元,是金种子次高端品牌。金种子柔和大师(50度/460ml/单瓶)标价为158元,折后价134.3元,属于中低档大众白酒品牌。

通过对上述市场竞争格局的分析不难看出,在一线白酒企业渠道下沉和本土白酒企业强势竞争的大环境下,金种子酒想要实现高端化突围十分困难。省内70%以上的市场规模集中在300元价格带上,而金种子酒真正需要“冲刺”比拼的,恐怕就是以柔和金种子为代表的中低档大众白酒品牌。

至于金种子酒方面担忧的“低端产品销售占比较大”的问题,似乎依然无解。思考如何守好中低档阵营,或许能够为金种子酒打开新的解题思路。有意思的是,今年3月,金种子酒推出定价68元的光瓶酒“头号种子”,让业内耳目一新。

在华润系“啤+白”的战略之下,金种子距离扭亏为盈,还有多长时间?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97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