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藏系列放量,难掩迎驾贡酒中低端底色

【中国白酒网】洞藏系列的放量,直接助推了迎驾贡酒的业绩表现,填补了其在中高端市场的缺失,但也暴露出其在产品端的单一和过度依赖。 继2022年反超口子窖,重新夺回徽酒榜眼之位后

【中国白酒网】洞藏系列的放量,直接助推了迎驾贡酒的业绩表现,填补了其在中高端市场的缺失,但也暴露出其在产品端的单一和过度依赖。

继2022年反超口子窖,重新夺回徽酒榜眼之位后,迎驾贡酒在业绩披露上继续积极。

近期,迎驾贡酒率先发布2023年中期业绩报告,拉开了“徽酒四杰”新一轮数据比拼的序幕。

低端酒跑量

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迎驾贡酒实现营收31.43亿元,同比增长24.25%,对照内部制定的全年营收66.06亿元来看,半年完成率达47.6%;上半年净利10.68亿元,对应净利率34%,相较去年同期增加3个百分点;期间实现归母净利润10.64亿元。

分季度来看,春节所在的一季度依然是酒类销售高峰期,单季营收19.16亿元,二季度放缓至12.27亿元。

乍一看这是一个一片飘红的成绩单,然而对外今年适逢全国消费场景复苏,酒类消费需求加速释放,目前已公布业绩的酒企,营收、利润均实现不同程度上升,对内这一涨幅相教去年同期变化并不大。

迎驾贡酒在报告中直言,业绩提升得益于以洞藏系列为代表的中高档白酒产品收入增长。迎驾贡酒官网显示,当前洞藏系列有4款产品,单价从150元到600元不等。

洞藏系列对于迎驾贡酒的意义不言而喻。

过去多年迎驾贡酒均以中低端民酒为主,十几年来主要产品矩阵便都停留在百元价格带。2011年第一轮消费升级开启,安徽省内主流价格带由百元以内提升至100-200元,由于对赛道缺乏布局,迎驾贡酒眼睁睁看着其他三杰——古井贡酒、口子窖、金种子占据主流市场。2016年,安徽省内第二次消费升级启动,错过一轮市场红利的迎驾贡酒在前一年推出了生态洞藏系列,站位200元以上主流白酒价格带,由于切入布局较晚,这一时期市场主流依然是古井8年、口子10年以及洋河天之蓝等。

随后迎驾贡酒集中了全部资源向洞藏系列倾斜:成立专门的销售公司,在市场上实行“六推进”工程,即推进产品策略、推进渠道策略、推进价格管控、推进品牌建设、推进团队协作、推进组织建设。

洞藏系列开始放量。

上市当年洞藏系列销售额近5000万元,随后持续上涨,2020年突破10亿元大关,占公司收入比约为30%。研报信息显示,2022年洞藏系列收入占主营业务的比例已提升至40%+,以此计算年度销售额突破22亿元。结合券商报告和股东大会信息,迎驾贡酒内部预计2023年洞藏系列营收有望实现30亿元以上,占比超过50%,成为公司增长主要动力。

洞藏系列的放量直接助推了迎驾贡酒的业绩。

2015年上市后,迎驾贡酒的营收规模一直在30亿左右徘徊,直到洞藏产品逐步发展成熟,公司业绩才迎来质的飞跃。2021年,迎驾贡酒营收达46.04亿元,2022年其营收首次突破50亿元大关来到55.05亿元,这一业绩不仅让公司终于跻身酒企的第三梯队,也以微弱优势反超口子窖,重返徽酒榜眼之位。

虽然助力了业绩表现,填补了公司在中高端市场的缺失,但洞藏系列也暴露出迎驾贡酒在产品端的单一和过度依赖。

年报里,迎驾贡酒将其产品分为中高档和普通两类,其中洞藏和金银星系列归属中高档白酒,百年迎驾贡和糟坊系列组成普通白酒阵营。然而,记者在迎驾贡酒官方旗舰店看到,42度和52度的迎驾金星单瓶到手分别为95元和98元,同等度数的银星到手分别为72元和75元。

这也意味着被迎驾贡酒归为中高档白酒的金银星单瓶到手不足百元。

迎驾贡酒官方旗舰店显示,销量最高的三款产品分别为6瓶装的淮南子42度、6瓶装的佛子岭特曲和6瓶装的迎驾银星畅饮版,对应单瓶价格依次为25.8元、28.2元和72元。

这也意味着:当前迎驾贡酒的六大产品系里仅洞藏一个系列售价破百,其余仍在走百元以内的中低端路线,后者也构成了市面上迎驾贡酒的销量主力。

中报并未披露各产品的营收,对照去年年报来看,洞藏和金银星系列共计销售39.28亿元,按券商数据洞藏系列约在22亿元左右,以此计算金银星系列约为17.28亿元,加上普通白酒12.7亿营收,相较年报的“美化”,真实的迎驾贡酒业绩中中低端占比近55%,超过一半。从销量和业绩占比来看,迎驾贡酒当前依然依仗低端白酒跑量。

库存高起仍扩产

一个洞藏系列显然无法撑起迎驾贡酒的中高端战略,在安徽的部分市场上其依然撕不掉“中低端“的标签。

某安徽滁州的经销商对记者表示,当地古井贡酒销量最好,口子窖次之,市场对迎驾贡酒认可度不高,一来其口感不佳,二来迎驾贡酒多年以中低端产品为主,老百姓觉得“不上档次”。据其回顾,90年代迎驾贡酒在滁州地区颇为畅销,随着公司战略布局错失消费升级加上彼时市场假酒乱相,对迎驾贡酒品牌形象造成了较大伤害。

一个残酷的现实在于:三次消费升级浪潮中,迎驾贡酒的应对仅有一个洞藏系列,公司对中高端和次高端市场的布局薄弱,过度依赖单个系列,尚未形成矩阵效应。以其竞品口子窖为例,市场虽诟病其“大商制”的渠道策略,但口子窖当前在中高端和次高端市场无论产品布局丰富性还是扎实程度都超过迎驾贡酒。

因为布局中高端化,今年上半年迎驾贡酒的存货同比增加4.34%至41.8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43.59%,相较去年底增长5.6个百分点。

即便库存上涨,迎驾贡酒今年上半年仍然计划投资40亿扩产。5月的股东大会上,公司审议通过了扩产酿造项目,公告显示,公司拟投资金额41.20亿元,建设数字化酿造及副产物循环化利用项目。项目用地面积约700亩,建设期为5年。该项目建成后,公司预计将新增原酒产能约3万吨,新增原酒储能约20万吨。

彼时市场对此颇多诟病,质疑其“盲目扩产”,毕竟去年迎驾贡酒的产能利用率才67.6%,而“徽酒一哥”古井贡酒当年的产能利用率达116%。

且不说扩产后,当前迎驾贡酒的库存已在不断升高,公司试图通过加大营销来去库存,上半年,其销售费用增长14.29%至2.7亿元,公司称主要是由于广告宣传费和营销人员的薪酬费增加所致,其中广告宣传费由去年同期的1.19亿元上涨至1.4亿元,涨幅超过17%,营销人员的薪酬也上涨了1400万元。

突破50亿营收大关后,迎驾贡酒将目标投向百亿。

仅靠一个洞藏系列显然无法撑起迎驾贡酒的百亿梦,中高端市场的扩容、低端产品的增量、省外市场份额的增加,都是其需要破的局。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97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