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年销售收入要破700亿元 郎酒胜算有多大

日前,酱酒龙头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定下了未来公司发展目标,包括2030年销售收入突破700亿元。业内人士表示,过去几年,借助酱酒热的东风,郎酒实现了高速发展,去年销售收入突破200亿元。只是当下,酱酒理性回归,未来其保持高速增长的难度很大。

定下2030年销售收入破700亿元目标

日前,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第三届郎酒庄园会员节上的讲话中提到了郎酒未来发展的几大目标。

到2025年,郎酒要实现销售收入300亿元以上,员工最低收入突破10万元/年,酱酒年产能达到7万—8万吨、酱酒储存达30万吨、兼香酒储存达30万吨的目标。在旗下产品中,青花郎和红花郎的收入都突破了100亿元。

到2030年,郎酒三大目标要得以实现,一是在白酒行业具有重要地位,与赤水河右岸的茅台各具特色,共同做大高端酱酒;二是公司旗下兼香型白酒成为兼香领导者;三是郎酒庄园成为世界级酒庄、白酒爱好者的向往之地。

在销售业绩上,到2030年,郎酒要实现年销售收入700亿—1000亿元;实现酱酒产能10万吨,储存酒50万吨;实现兼香酒产能15万—20万吨,储酒超50万吨。

在各产品线方面,到2030年,郎酒旗下红运郎销售收入破100亿元,青花郎、红花郎销售收入均破200亿元。

借助酱酒热东风实现高速发展

借助酱酒热东风,这几年郎酒实现了高速发展,其去年销售收入突破了200亿元。

一位白酒行业的券商分析师董求谛(化名)对记者表示,郎酒对外透露的200亿元销售收入是含税的,去税后的营收约170亿元左右,约为招股书中公布的2019年营收(83.48亿元)的两倍。

“实际上,这几年,白酒行业整体向好,包括舍得、酒鬼酒、汾酒等在内的多家酒企几年间均实现了业绩翻倍,郎酒本身品牌力不错,又赶上酱酒热东风,实现业绩翻倍在情理之中。“他认为。

在营销方面,2021年初,郎酒对外宣布青花郎的新战略——赤水河左岸庄园酱酒,摒弃了之前备受争议的“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战略。这被外界解读为,郎酒不再靠“蹭”茅台的热度发展,而是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营销体系。

此外,郎酒还斥巨资打造郎酒庄园,向经销商和消费者展现自己的文化、工艺,借此进行郎酒品牌和产区的宣传,起到了吸引消费者的目的。

在产品线方面,郎酒培育了红花郎、青花郎、红运郎、郎牌特曲、小郎酒等多个产品系列,且浓香、酱香、兼香白酒均衡发展。

诗婢家酒业研究院秘书长张皓然对记者表示,郎酒的产品线决定了其优缺点都很清晰,优势是浓香、酱香、兼香白酒协调发展,产品线较为均衡;缺点是,相对于飞天茅台、普通五粮液、国窖1573等大单品,青花郎的业绩还不足以支撑其大单品的定位,郎酒尚缺少品牌力、产品力都较强的大单品。

酱酒回归下远期目标实现难度很大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下半年以来,酱酒市场理性回归,部分酱酒产品的市场零售价出现“腰斩”。在此背景下,郎酒再现高速增长,完成预定目标的难度很大。

记者算了一笔账,以2022年销售收入200亿元(含税)计算,郎酒从2019年到2022年实现了业绩翻番。而要实现2030年营收700亿—1000亿元的目标需要其业绩再翻两番。

实际上,去年下半年以来,向渠道压货已成为多家酱酒企业的通常做法,郎酒也不例外,张皓然对记者表示,郎酒的狼性文化带动公司业绩快速增长,但郎酒经销商的库存压力在行业中是比较突出的,这也是其未来急需解决的问题。

目前,因库存压力过大,很多酱酒经销商无力给酒厂打款,酱酒渠道端的压力逐渐传导到酒厂端,作为酱酒代表的郎酒同样存在很大压力。董求谛直言,今年以来,包括郎酒在内的很多酱酒企业日子都不好过,生存境遇甚至还不如很多地方酒企。

上海博盖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对记者坦言,酱酒市场已经过了高速发展的时期,很难再有大增长,包括青花郎在内的很多酱酒产品都面临挺价难的问题,其终端售价和市场零售价倒挂明显。

据董求谛分析,不仅是酱酒理性回归,整个白酒行业的逻辑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未来行业仍会不断洗牌。在这其中,只有几大品类代表茅台(酱香白酒)、五粮液(浓香白酒)、汾酒(清香白酒)未来增长有较大的确定性,郎酒以酱酒产品为主,在当前的环境下实现2030年销售收入破700亿元的目标难度很大。

作者:周子荑 来源:中国商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白酒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86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