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存压力未解 金沙又推9款新品

1月11日,华润入主金沙一年后,金沙重磅推出了以摘要珍品版第三代为代表的9款产品。值得注意的是,“价格严重倒挂”是贯穿金沙摘要2023年全年的关键词,为此金沙还进行了去库存操作。

目前,金沙渠道库存压力有多大,公司连推多款新品是出于什么考虑?

摘要珍品版第三代上市 某电商平台售价仅508元/瓶

作为金沙旗下的主力大单品,摘要的产品升级引起了白酒圈的关注。1月11日,金沙发布了摘要珍品版第三代,并宣布其将于春节之后正式投放市场,建议零售价为1399元/瓶。

记者搜索电商平台发现,在拼多多平台上,金沙摘要珍品版第三代定价仅为508元/瓶,在淘宝平台,该产品的定价也仅在500元—550元/瓶之间,相较建议零售价的1399元/瓶可谓“打了骨折”。

实际上 ,“价格严重倒挂”是贯穿金沙摘要2023年全年的关键词。为此,2023年中,金沙还开展了清库存行动,要求各销售大区组织辖区的经销商开展线上平台低价摘要的清收行动,清收目标为售价低于650元/瓶的产品。

目前金沙摘要流通价是多少,渠道库存压力是否得以化解?记者在北京市丰台区一些商超走访时发现,多个超市的金沙摘要产品定价在600元—650元/瓶之间,消费者购买该产品还可以领红包,到手价会更低。

白酒渠道商刘利(化名)对记者坦言,目前金沙厂家一直在做促销,摘要的拿货价只有500元/瓶左右,价格倒挂现象越来越严重。

刘利解释道,有些零售渠道对金沙摘要标价较高,达550元/瓶,却销量不高。在白酒批发渠道,一些渠道商以480元/瓶的价格拿货后,加价20元卖给客户,客户到手还可以扫码领红包,实际客户每瓶到手价连500元都不到,更别提厂家扬言不低于650元/瓶了。

这或因金沙摘要所在的价位段竞争太过激烈。据了解,该价位段的酱酒产品包括习酒1988、钓鱼台、汉酱等,其他香型产品包括红花郎15年、48度汾酒30、洋河梦之蓝系列的梦6、水井坊的典藏、剑南春珍藏版等。相比之下,金沙摘要的影响力较低。

金沙小酱销售不畅 金沙中酱金沙大酱又上市

除了摘要新品外,金沙再次上新光瓶酒产品也引来外界关注。

继金沙小酱之后,1月11日,金沙再次推出金沙中酱和金沙大酱。金沙中酱主打两人对饮,容量为330ml;金沙大酱主打多人相聚,容量为500ml。

据了解,2023年,金沙上市了光瓶酒金沙小酱,49元/瓶的产品定价被质疑远高于竞品,从而引发不少争议。

如今金沙小酱销售表现如何?记者在北京市丰台区一些商超、烟酒店和部分小餐饮店走访时均未发现金沙小酱的身影。在天猫平台,多个门店的金沙小酱产品都显示“0人付款”。

一位光瓶酒市场从业者向记者透露,2023年的光瓶酒市场竞争激烈,金沙小酱主要投放于四川市场的餐饮渠道,有一定的铺货量,但动销很差,可能与其定价过高有关。

诗婢家酒业研究院秘书长张皓然对记者表示,金沙小酱上市以来终端表现并不好,其在餐饮市场销售很不畅。实际上,光瓶酒市场竞争激烈,已是“红海”,金沙小酱没有足够的品牌基础,也没有性价比优势,很难起量。况且,2023年和2024年的餐饮市场本就压力很大,依托餐饮渠道的金沙小酱压力可想而知。

据了解,目前市面上较火的光瓶酒包括小郎酒、江小白、波汾等,小郎酒定价20元/瓶左右,深耕市场20余年,有不少忠实粉丝;江小白同样定价20元/瓶出头;波汾更是汾酒培育了几十年的大单品,每瓶定价40多元,但却是500ml装。与之相比,容量150ml、定价49元/瓶的金沙小酱在品牌力、性价比等方面都没有优势。

华润入主带来业绩下滑 金沙推新被质疑“换个马甲压货”

从金沙摘要珍品版第三代,到金沙中酱、金沙大酱等,金沙忙推新品为了什么?

这或是迫于业绩增长压力的无奈之举。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对记者表示,金沙摘要在山东等重点区域,价格倒挂现象非常严重,市场成交价远低于经销商的成本,以至于摘要的市场号召力急剧下滑,正在退出中高端酱酒序列。金沙希望通过推出摘要新品,提升产品美誉度,从而加快前两代摘要的市场动销速度。

实际上,欧阳千里认为,金沙推出的双品牌战略前景很不乐观,因为大多数酒企双品牌策略的成功,都是在中低端拥有广泛的市场基础后,再推动高端产品销售,如沱牌与舍得、泸州老窖与国窖1573。金沙曾经靠大单品摘要出圈,如今摘要库存压力很大,回沙酒市场认可度更低,金沙的双品牌策略没有市场基础。

张皓同样认为,金沙推新是被动无奈之举。他认为,目前金沙产品的销售渠道和华润的快消品渠道重合度很低,华润急于通过推新品而发挥自己的渠道优势。但这在实际操作中难度很大,啤酒产品的销售渠道能对白酒推广发挥多大作用有待观察。

此外,张皓然还提出,金沙正式将摘要珍品版第三代投放于市场是在春节后,这意味着摘要将成为金沙2024年的重点招商产品,或会错过春节销售旺季。此外,2024年是白酒行业去库存和寻求新增长点的一年,金沙摘要珍品版第三代前景很不明朗。

刘利坦言,金沙的一系列动作只是大声吆喝,给渠道和市场更多的信心。实际上,金沙产品实际动销很不好,如今又盲目推新,未来前景堪忧。

武汉京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白酒行业分析师肖竹青更是对记者直言,当前金沙旗下多款产品的渠道库存压力都很大,金沙此时推出新品实则是“换个马甲向经销商压货”。

据了解,2023年上半年,华润旗下白酒业务营收为9.77亿元,无息贷款以及税前列支之前的净利润为7100万元。而2022年同期,金沙就实现了20.01亿元的营收和8.77亿元的税前盈利。华润入主后,金沙业绩下降明显。

对于华润入主金沙一年来的动作,欧阳千里直言,华润一直用做啤酒的思路做白酒,正在一步步消耗掉金沙多年来积累的品牌美誉度和市场忠诚度。

作者:周子荑 来源:中国商报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222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