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创近两年新低!金种子酒去年市值蒸发逾50亿

过去一年跌幅逾30%的金种子酒(600199.SH)在新的一年开始并没有止跌。

2024年1月9日,金种子酒以平盘报收17.13元,盘中股价最低跌至17.01元,这是其自2022年2月17日以来的最低股价。

在白酒景气度高涨的周期里,金种子酒不仅股价下跌幅惨烈,而且白酒业绩经营惨淡。在连续亏损两年之后,或是为避免第三年的亏损,金种子酒在2023年12月中旬宣布,公司拟将其所持有的约10万平方米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给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种子集团”),转让价格为4250.10万元。

1月9日,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金种子酒证券部,对方否认了股价创新低系存在潜在利空消息的说法,同时表示,公司目前生产经营都是按计划进行的,新增“餐饮服务”一项为业务需要。

“扣非”净利润已连亏四年

公开资料显示,金种子酒于1998年在上交所上市,公司主要从事白酒生产等相关业务,产品主要包括浓香型白酒金种子系列酒、种子系列酒、醉三秋系列酒和颍州系列酒,金种子馥合香白酒等,公司控股股东是金种子集团。

作为“徽酒代表”之一的金种子酒,近期发展并不顺利,亏损、换帅、被同行“吊打”成为其近年来的几大关键词。

梳理金种子酒近十年财报发现,2014年—2017年,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就已经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但至少仍在盈利。

2019年起,金种子酒开始由盈转亏,实现营业收入9.14亿元,同比下降30.46%;净利润直接亏损2.04亿元。2020年,金种子酒短暂扭亏为盈之后,2021年和2022年,公司又分别实现亏损1.66亿元、1.87亿元。

2023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亏损3485.94万元。

按照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如果连续亏损三年,金种子酒将有暂停上市的风险。

或是为了避免这一“悲剧”的发生,金种子酒在2023年12月中旬才会将其所持有的约10万平方米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以4250.10万元价格转让给金种子集团,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使2023年全年业绩“扭亏为盈”。

实际上,金种子酒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亏损4年了。

Wind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金种子酒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约为-2.28亿元、-1.14亿元、-1.96亿元和-2.06亿元。2023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的扣非归母净利润为-0.4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白酒行业整体以高毛利率著称,金种子酒的毛利水平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Choice数据显示,2023年,20家白酒A股上市公司中,17家企业的毛利率超过60%。其中,贵州茅台的毛利率高达91.71%;泸州老窖、水井坊紧随其后,毛利率分别为88.45%和83.18%。

金种子酒的毛利率则逐渐走向行业末端,公司历年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2021年,金种子酒“酒类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66.70%、64.66%、63.15%、61.42%、57.30%、42.02%及42.05%,2022年,公司酒类业务毛利率直接降至38.81%。

“扭亏为盈”全靠非经常性损益

从财务数据来看,往往在扣非归母净利润处于亏损的年份,金种子酒的归母净利润都能录得正收益。

例如,2017年及2020年,金种子酒的归母净利润均实现正收益,但是扣非归母净利润均为亏损。

2017年,金种子酒的非经常性损益中有327.98万元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和1036.23万元的“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当年扭亏为盈。

同样,在2020年,阜阳市颍州区人民政府对金种子酒的所属宗地项目及地上建筑物进行征收,带来土地征收补偿款逾2亿元,记入非经常性损益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约为2.04亿元,当年实现扭亏为盈。

在业绩暴增1144.09%的2018年,金种子酒的业绩增长源于阜阳市颍东区政府对公司原麻纺老厂区约6万平方米的土地征收,带来土地征收补偿款约0.99亿元,当年记入非经常性损益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约为0.92亿元。

金种子酒近几年业绩扭亏或突增的背后,并非公司经营业绩出现好转,而是都与非流动资产处置有关。

2023年12月中旬,金种子酒再度官宣“卖地”,拟将其所持有的约10万平方米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以4250.10万元转让给金种子集团。在2023年前三季度业绩亏损的背景下,金种子酒年底公告转让土地给大股东,一来被外界认为是再度使用非经营性手段实现扭亏为盈,二来此举也被认为是“左手倒右手”,只是公司内部的资产转移,实质上并未改变公司的经营状况。

针对此事,有股民在投资者交流平台上问道:“请问公司的房产过户成功了吗? 收益能不能算到2023年的收益中?”金种子酒则表示,公司拟出售非经营性房产的相关审批手续尚在办理中,审批完成后将在产权交易机构挂牌出售。

至于金种子酒是否能将卖地的这笔收益算到2023年的整体收益中,上述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需要看会计师的判断。”

从二级市场来看,金种子酒的股价跌幅惨烈,整个2023年下跌了逾30%,年末公司收盘市值约为122亿元,较2022年12月末收盘的176亿元市值已经蒸发了逾50亿元。

1月9日收盘,金种子酒的市值约为113亿元,较2023年12月末收盘的122亿元市值又蒸发了约9亿元。

作者:雨辰 来源:时代财经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214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