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酒集团告急,林劲峰进退维谷

12月26日上午,一张“徽酒集团拖欠工人工资”的横幅照片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

这不禁让人感叹,曾经的中国白酒前五、安徽白酒老大,在投资大佬林劲峰的操盘下,竟走到了发不出工资的地步吗?

投资大佬接盘

徽酒集团的前身是安徽高炉酒厂,1949年创立于安徽省亳州市涡阳县的高炉镇,属于皖北白酒主产区,地处亳州古井、淮北口子窖、阜阳金种子的三角合围地带。

高炉酒厂最高光的时刻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度排进全国前五。进入新世纪,高炉家酒仍连续多年占据安徽白酒销量榜首位,所以白酒行业有“高炉家现象”之称。

随着2006年高炉家酒灵魂人物刘俊卿在反贪风暴中落马,初代安徽白酒老大从顶峰坠落,一度陷入破产边缘。

2009年,曾经靠贵州茅台股票实现财务自由、投资过西凤酒的投资大佬林劲峰,入主高炉家酒,将高炉、双轮、高炉家、迎客松和中国徽酒等多个品牌收入麾下。

在林劲峰治下,高炉家酒曾短暂续写了辉煌。数据显示,2010年-2011年,公司销售收入分别为7.58亿元和9.38亿元。

不过,2012年白酒行业遭遇重击,迎来长达数年的深度调整期。中小型白酒品牌抗压能力更差,集合了多个品牌的高炉家酒一蹶不振。

早期,林劲峰忙于自己的投资业务,以高炉家酒为主体重组而来的徽酒集团,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可是,更换了三四次管理团队,仍不能令他满意。

用林劲峰自己的话来说,遍地开花的招商政策,不顾长远发展的文化已经深入酒厂人心,市场正在一个个令人痛心疾首地失去。

2017年底,林劲峰决定亲自执掌徽酒集团。为了彰显决心,这个潮汕人,特意将自己的户口从深圳银湖迁到了涡阳县高炉镇。

之后,徽酒集团开始瞄准高净值人群打文化牌,打造了“企业家精神峰会”、“名校名师大讲堂”、“价值投资论坛”“老子文化舞台剧”四大IP活动。

但是,林劲峰为高炉家酒亲自选定的广告语,“有爱的地方就有家”,就有点过于文化而缺乏酒味了。跟安徽白酒同行们的“高朋满座喜相逢,酒逢知己古井贡”、“迎驾贡酒,中国人的迎宾酒”、“口子窖,自然兼香,非同凡享”、“十年金种子,千年徽酒韵”相比,完全格格不入。

误判错失机遇

上一轮酱酒热潮中,徽酒集团也没有缺位。不仅收购贵州茅源酒业,还在安徽的高炉酒厂酿造酱酒。林劲峰曾高调宣称,“高炉家百岁酱香”这款产品,宣告了徽酒集团从浓香型白酒企业向酱香型、浓酱兼香型酒企转型,让公司成为华东地区首家生产酱香型白酒的企业。

现在看来,诸如此类的激进策略,并没能把徽酒集团的业绩拉起来。2021年,徽酒集团全年销售收入4.04亿元,目标达成率仅为73.1%,亏损4751万元,甚至不及前几年的水平。2022年及之后的业绩,公司并未披露。

林劲峰曾经给徽酒集团提出的那些目标——重回安徽白酒乃至中国白酒第一阵营;2018年上市等等,都已成为梦幻泡影。长期亏损之后,连员工的工资都不能正常发放了。

徽酒集团难以突围的首要原因,是过于激烈的安徽白酒市场竞争。当年高炉家身后的古井贡酒、迎驾贡酒、口子窖、金种子酒,纷纷上市,成为“安徽白酒四朵金花”,行业内有称“西部入川,东不入皖”。

另外,安徽东边,江苏白酒也异常强势,洋河和今世缘,都会将安徽视为其全国化的重点市场。徽酒集团病急乱投医跟风重点布局酱酒,或许也是无奈之举。

而且,从产业角度来说,林劲峰几次错判了行业趋势,对徽酒集团的业务布局影响较大。

2012年底,“塑化剂事件”之后,林劲峰宣称,“就算没有塑化剂,年初我们就判断,白酒业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增长高峰已经到头”。

2015年,白酒行业正处在逆周期尾部,林劲峰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对白酒行业判断是尚未见底,当前的回暖和复苏只是假象,明年将可能会更严寒,酒企也需要有充分的准备”。

这些言论,令白酒行业汗流浃背。然而,2016年白酒行业开启复苏周期,贵州茅台迎来了新一轮的增长。徽酒集团或许正是在这样的错判中,失去了一些行业机遇。

难以回春?

竞争日趋激烈,掌舵者误读了行业趋势,“外行”领导下的徽酒集团,自然难以成为市场主流。最近,有行业媒体报道称,高炉家正逐渐从安徽白酒流通渠道和消费者眼中消失。

林劲峰能通过炒贵州茅台股票赚大钱,就一定能成功操盘一家白酒企业?他用十几年时间,证明了“专业的事还是得专业的人来做”。

在投资并亲自执掌徽酒集团之前,林劲峰的主业是投资,自称近30年来“从未有过失手”。

他曾对外讲述过自己少年时代的投资故事。高三时跟着父亲走进深交所;求学深圳大学开学第一天,便拿着6000元学费和生活费杀入股市;大学四年每周一到周五,坐一个多小时中巴去炒股。

2003年,林劲峰成立盈信投资,基于代理酒水业务的经验,斥资1200万元拍下贵州茅台法人股。随着贵州茅台开启提价策略,业绩飙升、市值暴涨,他的个人身价几年间暴增数十倍,一战封神,被外界称为“茅台最牛股东”。

之后,林劲峰深入快消品行业,投资标的包括西凤酒、西安酒厂、冰峰和北京王致和;也重点布局了地产行业,投资朗诗,成为上坤的发起投资人。另外,在教育、金融、互联网等行业也多有布局。

那几年,林劲峰俨然投资大师,时常提一些反直觉的投资理念,比如说“把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里”,还写了两本书,其中一本为《远离风口》。

但是,站在现在这样的时间节点,林劲峰的压力,来自四面八方。

地产行业深度调整,朗诗市值跌至仅剩3亿港元,上坤已经违约,勉力维持中;西凤酒、冰峰和王致和没能上市;林劲峰的心头肉徽酒集团,面对近几年白酒行业的挤压式增长与结构性繁荣,似乎无论如何努力都难以回春。

如今,林劲峰的投资平台盈信,以及主要的白酒业务平台徽酒集团,连官网都找不到了。

站在2023年的这个冬天,回首往事,林劲峰多么想回到2015年。

那一年,林劲峰清仓茅台,1210万元的成本回收现金11.43亿元,大赚近百倍。他把这些钱,投向了房地产和白酒。靠运气赚来的钱,最终都靠实力亏掉了。

而贵州茅台,正是从那一年开始,酝酿终极神话,几年股价又翻了好几番。其实,有时候想想,人生不过大梦一场。

在投资界,被称为“中国巴菲特”的人不少。其中,最想成为中国版巴菲特的,大概要数林劲峰了。这是他从少年时代便开始的偶像。现在,他每年都会参加巴菲特股东会,曾经数次向老爷子赠送礼物,其中一年就是高炉家年份酒。

喝惯了可乐的巴菲特,不知道喝不喝得惯白酒。

作者:斑马消费 范建 来源:雪球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202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