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光明回归传闻沸沸扬扬,金种子酒仍靠卖地求生?

近期,金种子酒(600199.SH)前董事长贾光明回归的消息,引起市场较大关注。

据多家媒体报道,安徽阜阳市财政局官网显示,金种子集团董事会免去陈萌总经理职务,并聘任贾光明担任总经理,还配有一张任命截图,但这条信息目前在该官网已无法查到。

查询百度百科显示,贾光明的确已被任命为金种子集团公司总经理,任期起始于2023年12月。

今年2月底,金种子酒曾发公告表示,董事长贾光明因工作调整原因离任。资料显示,贾光明自2019年12月起进入公司,担任董事、董事长等职务。

东方财富网信息显示,金种子酒目前总经理仍为何秀侠,专科学历,年薪约95万。

此前有消息称,贾光明的离任,与华润战略投资公司(下称“华润战投”)进入安徽金种子集团公司(下称“金种子集团”)关系密切。

华润战投入股金种子集团后,便对金种子酒的管理层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只不过,一年多过去了,金种子酒仍旧亏损。

金种子酒目前状况如何?又面临着怎样的难题?

华润入驻

金种子酒是金种子集团的控股子公司,上市已有25年之久。目前有“金种子”、“种子”、“醉三秋”、“和泰”、“颍州”五大白酒品牌。

一年多以前,华润战投入股金种子集团的事项推进得非常迅速。

2022年2月,金种子酒发布公告表示,阜阳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阜阳投发”)拟以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将所持金种子集团49%的股权转让给华润战投,并已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

同年5月,转让事项就得到了阜阳市国资委的批复同意,并在次月(即2022年6月)完成了工商登记。之后,金种子酒的管理层便进行了调整。

同花顺iFinD显示,2022年,金种子酒高管层分别有6位、5位、3位变动,包含了财务总监、总经理、副总经理等职务,取而代之的是华润系高管金昊、何秀侠、何武勇。

从二级市场表现看,华润战投的入驻,对金种子酒的股价起到催升作用,使得本已有些颓势的股价开始直线上升,并在2022年3月份创出历史高点32.87元/股。

只不过好景不长,公司股价随后剧烈震荡。今年以来,股价更是明显回落,当然这与白酒市场整体低迷也有关。

近期,华润拟退出金种子酒的消息在市场上流传。不过,一位ID为“金种子股东专享酒”的投资者分别在东财和雪球股吧转述公司董秘的发言:

“贾总代表华润方,不是政府方,过来集团是处理一些华润和政府业务对接,以及集团自身的业务(贾总对集团比较熟悉),跟上市公司无关,更不是华润不看好种子(华润不会卖出集团股权),贾总主要职务还是华润酒业卓越运营副总监,金种子集团总经理是兼职”。

“金种子股东专享酒”还补充道,“贾总6月份就兼职金种子集团总经理了,半年前的老新闻了。公司证券部打算起诉造谣华润退出金种子酒的人,谁有聊天记录和他身份信息的证据,欢迎提交”。

“金种子股东专享酒”在雪球的简介是,“华润*金种子酒官方股东酒联系人,为公司创收的同时,建立金种子股东与公司沟通、赋能的桥梁。不定期合理传达公司经营动态、分享调研纪要”。

这些传闻背后,是投资者对华润战投,面对金种子酒如今困境无能为力的担忧。

仍旧亏损

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营收表现不错,达到约11亿元,同比大增32%,但归母净利润仍旧亏损3486万元。

拉长时间线看,2019年、2021年以及2022年,金种子酒归母净利润皆出现亏损,3年合计亏损约为5.6亿元。

从金种子酒的财报看,2019年以来净利润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白酒行业呈现消费升级趋势,行业竞争持续加剧,而公司的中低端白酒产品销售占比较大,且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原因,导致毛利率不断下降。

经过多年的努力,金种子酒中高端酒仍旧增长乏力,占比较低。

以今年第三季度为例,金种子酒高端酒、中端酒的营收分别约为1461万元、5447万元,占比仅分别为7%、27%,而低端酒的营收1.4亿元,占比超66%。

2019年、2020年、2022年,金种子酒的酒类毛利率分别为57.30%、42.02%、38.81%,同比分别减少了4.12个百分点、15.28个百分点、3.24个百分点,2021年毛利率虽有所上升,但仅增加了0.04个百分点。

从金种子酒财报来看,公司构建了一体两翼矩阵——以“金种子馥合香”为一体,以“柔和种子酒,醉三秋高端品牌”为两翼。

在今年第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金种子酒总经理何秀侠表示:“公司的品牌战略为‘做强底盘,做大馥合香’,前期会通过底盘产品的高覆盖支持我们的规模增长,同时为馥合香培育和成长争取时间,后期公司的增长将主要靠馥合香成长贡献”。

上面这些说法,有点儿拗口,挺技术化。对照金种子酒的香型与高中低端酒的对应关系,用接地气的话说就是:金种子酒仍然靠中低端酒主打市场,而靠高端酒发力的日子,还需要耐心等待。

一再卖地

金种子酒持续亏损,管理层也不能说坐视不管,也行动了,具体体现在——卖地。

金种子酒2020年净利润实现正收益,并非主营经营的成绩,而是来自于对土地资产的处置。

2020年12月,金种子酒发布公告表示,与阜阳市颍州区人民政府达成了协议,将出售公司部分所属土地,同时得到补偿款约2.2亿元。

金种子酒虽在公告中表示,此举是“为加快旧城区改建步伐,完善城市基础设施”,但市场却普遍认为,赶在年底出售,支撑业绩的意味很大。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今年,12月12日,金种子酒发布公告表示,拟将其所持有的约10万平方米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以约42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金种子集团。

金种子酒年底的卖地操作,同样引起了市场较大关注,有投资者认为,这是公司再次用卖地来扭亏为盈。

值得一提的是,12月12日,金种子酒发布公告,经营范围增加了餐饮服务业务,白酒业务多年亏损,此举或是为公司盈利寻找新的增长点,毕竟,或许没那么多地可卖。

华润的入驻,目前还未能改变金种子酒主业持续亏损的基本面,但卖地挽救业绩也并非长久之计,而新增加的餐饮业务,也需要时间才能看到成效。

这种情况下,贾光明出任金种子集团公司总经理的消息,才格外引人关注。下一步,是华润系继续主导金种子酒,还是贾光明回归重操旧业?抑或二者联手,让金种子酒实现“逆袭”?《天下财道》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文章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作者:文|储燕 出品|天下财道 来源:网易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201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