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种子酒扭亏心切:华润接手后又现“卖地”财技

近日,金种子酒(600199.SH)动作连连,先是将其所持有的部分土地使用权以4000多万的价格转让给了控股股东,并在其经营范围内添加了餐饮服务一项。

到年底了,金种子酒是在冲击业绩以便扭亏吗?

动作连连

根据金种子酒公告,拟将其所持有的9.8万平方米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以4250.10万元转让给控股股东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种子集团)。

根据公告显示,转让的地块是位于阜阳市颍州区文峰办谷堆居委会河滨路南侧 (河滨路 257 号)及阜阳市颍上南路 97#的两宗土地。长期以来处于闲置或出租状态,不能有效利用产生经济效益,每年与金种子集团产生关联交易。同时,前述土地地面建筑物产权为金种子集团所有,但房屋产权证及土地权证均为金种子酒,导致资产与产权证不一致。

金种子酒在公告中表示,为解决房、地产权分离等历史遗留问题,明晰产权归属,减少关联交易,提高上市公司整体运营质量,拟将上述土地使用权转让给金种子集团。同时,不会对公司损益及资产状况产生重大影响。

同一天,金种子酒发布公告称,结合公司业务发展需要,拟变更经营范围。

具体来看,变更前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白酒和其他酒生产;普通货运(按许可证有效期限经营);包装材料加工、制造与销售;生产酒类所需原辅材料收购;自营和代理各种商品和技术进出口业务。变更后,公司上述经营范围保持不变,额外增加了餐饮服务。

对于上述卖地和增加经营范围事宜,业内有看法认为,近两年金种子酒业绩欠佳,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在年末“突击”卖地,或为了增厚业绩;而增加经营范围则是企业在尝试多元化发展。

对此记者致电金种子酒董秘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仅表示,以公告为准。

今年能否扭亏成看点

官网显示,金种子集团始建于1949年。1998年7月,金种子酒公司成立,是金种子集团的控股子公司。次月,金种子酒在上交所上市,其前身是始建于1949年7月的国营阜阳县酒厂,也是新中国首批酿酒企业。

2022年6月,华润战投受让金种子集团49%股权,成为金种子集团第二大股东。

作为华润系里唯一的白酒上市公司,金种子酒的走势备受关注。

从业绩来看,2019年、2021、2022年金种子酒均亏损,只有2020年因收到了一笔土地补偿款而避免了亏损。

因此在接手金种子酒满一年后,能否扭亏成为行业内外最关注的问题。

根据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10.73亿元,同比提升31.73%;净利润为-3485.94万元,亏损较上年同期有所收窄。

对于今年能否扭亏一事,在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金种子酒总经理何秀侠表示,公司经营按计划稳步推进,目前各项指标按预期进展。

从三季报来看,金种子酒目前低档酒收入为大头,今年前三季度,低档酒收入1.4亿元,占比66.2%,柔和、祥和发力低档宴席,头号种子聚焦动销,当前仍在积极培育;中档酒占酒类收入26.7%,环比有所下降,有研报指出是馥合香系列Q2首轮铺货后,Q3进入市场培育期,新品提货平缓,叠加供应链问题影响部分商品供货所致;高端酒收入占酒类收入7.2%,馥20换新升级后动销逐步起量。

对此,何秀侠表示,公司的品牌战略为“做强底盘,做大馥合香”,前期会通过底盘产品的高覆盖支持规模增长,同时为馥合香培育和成长争取时间,后期公司的增长将主要靠馥合香成长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金种子酒的根据地市场正是徽酒市场,仅徽酒一地,就有包括古井贡酒在内的四家上市酒企在此掘金,竞争堪称惨烈。

以三季报为例,口子窖的省内收入占全部收入80%以上,迎驾贡酒的省内收入大概占到65%左右,金种子酒的省内收入大概占到全部收入的70%。

白酒行业营销专家肖竹青对记者表示,徽酒市场正受到三重挤压:一是一线名酒渠道下沉对安徽白酒的市场挤压;二是酱香酒对浓香型白酒的挤压,三是整个社会购买力不足,造成了消费紧缩和消费降级,白酒的消费场景减少。一线名酒纷纷以强势品牌地位支付大额的促销费、陈列费,抢夺消费场景,围绕终端做C端。对安徽白酒传统抢渠道、终端拦截营销模式的挤压。

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记者指出,作为老酒企,金种子酒在企业经营、地方关系与资本债务方面存在着大量的历史包袱,这不是华润短期内可以改变的,在华润大刀阔斧的改革下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应该说实属不易。华润在啤+白模式下力推馥合香、头号种子等新品,有助于重新激活金种子酒的品牌与渠道,为金种子酒下一阶段的复苏奠定基础。

作者:朱欣悦 来源:蓝鲸财经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178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