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天长地久酒业挂牌转让背后,白酒马太效应加剧重创中小酒企

火热的白酒市场里,不是所有酒企的故事都听起来光鲜亮丽,即便是有着百年历史的老酒厂。

据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安徽天长地久酒业有限公司(下称“天长地久酒业”)100%股权正在挂牌出让中,预披露时间为2023年11月22日至12月19日。

天长地久酒业有着百年老酒厂背景,也曾有着“高光时刻”,如今却经营不下去,多方寻找买家。

“这是白酒行业结构性矛盾的必然结果。”中原基金大消费执行合伙人、白酒分析师晋育锋对记者表示。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体来看,当前白酒形成了头部品牌加19家上市公司,再加一些省级龙头企业的格局。中小型酒企抗风险能力低、体量小、利润低,没有形成护城河,因此面临着被兼并、做代工,或退出市场竞争的命运。对于中小型白酒企业而言,当行业进入高度竞争、高度内卷时,或许没有明天。

挂牌寻买家

资料显示,天长地久酒业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500万元。公司前身是国营炳辉县酒厂,由数百年酿酒历史的13家私人酒坊于1955年经政府注资重组而成。1961年因炳辉县改天长县,酒厂同步更名为国营天长县酒厂。1965年因酒厂发展迅速,迁址重建。2009年天长酒厂资本介入重组,更名安徽天长地久酒业有限公司。2015年9月,国机集团下属中国浦发入主,原来的自然人股东退出。

公司现有员工21名,隶属于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即国机集团),国机集团通过中国浦发机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浦发”)控股的上海浦进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浦进”)持有公司股权。

据官网,天长地久酒业拥有100多座窖龄超50年的淮扬特色小窖群,年可产白酒原酒500吨以上。封藏10年以上的原浆酒200多吨,其中10座木海封藏原浆酒达30吨。

公司产品分为4个系列,其中“沃公系列”有5款酒,价位在78元到338元之间;“唐殿春系列”有3款酒,价位在28元到108元之间;“原浆礼盒”有2款酒,价位在878元到1628元之间;“定制产品”有2款酒,价位在218元到888元之间。整体来看,浓香型大曲酒是安徽地久天长酒业的特色。

接近天长地久酒业的相关工作人员透露,现在安徽天长地久酒业日常运转比较困难,由上级公司借钱给他们发工资。酒厂目前处于半停产状态,产品以线下销售为主,销售范围主要是安徽本地,销量也不尽如人意。

业绩表现上,截至2023年10月31日,天长地久酒业营收220.97万元;实现营业利润-129.24万元;实现净利润-128.43万元;负债总计1394.24万元,所有者权益为-24.96万元。2022年,天长地久酒业实现营收300.21万元;实现营业利润-103.29万元;实现净利润-102.01万元;负债总计1430.51万元,所有者权益为103.47万元。

黯淡如此,并非天长地久酒业独有的境遇。

今年5月11日,阿里资产平台信息显示,泸州凯乐名豪酒业有限公司管理人于5月11日至12日对该公司持有的四川浓誉酒业有限公司10%股权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为100万元。泸州凯乐名豪酒业已于2022年进入破产清算。

6月19日,河南省鹿邑县人民法院发布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据裁定书披露,截至2023年4月28日,宋河酒业负债共计115.86亿元。宋河酒业昔日被称为“河南酒王”。

此外,去年包括安徽省运酒厂集团有限公司(运酒集团)、四川宜宾红楼梦酒业、泸州陈年窖酒业、贵州省茅台镇古镇酒业等区域中小酒企,都面临着司法拍卖与破产的风险。

“中小酒企基本上没有太多的生存发展空间了。”朱丹蓬直言。

中小酒企被边缘化

酒类消费正处于变局之中。

上述酒企的境遇,也是行业发展的缩影。近年来,酒企业绩分化加剧,名酒持续走强,部分酒企逐渐被边缘化。

“中国白酒行业步入了高质量发展的快车道。不难看到名优白酒的马太效应进一步释放,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一些知名白酒品牌推出了百元价位的亲民酒,让很多低质高价的白酒退出了市场的竞争。”朱丹蓬说。

纵观白酒市场,一方面行业总产量持续六年下降;另一方面二线以上酒企的市场集中度持续提高,CR5的合计市场份额已达36%,对三线及以下企业的强力挤压态势愈加明显;此外,在总量下降的态势下酱酒连续五年增长,又挤压了其他产区、其他香型白酒的市场。

“茅五洋泸汾”已经成为中国白酒行业全国性品牌第一梯队,中小酒企生存环境或更艰难。

“结构性矛盾加速推动了行业分化,二线以上相对稳定增长,三线及以下陷入泥潭困境。而这一局面仍将持续一段时间。”晋育锋分析认为。

如何破局?

朱丹蓬表示,对于区域白酒而言,在未来发展中应该聚焦核心市场、渠道、品质和消费人群。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企业的生存空间和发展机会。

在晋育锋看来,对三线省酒企龙头、四线省内强势、五线地方品牌而言,要么在家门口市场(本省、本市或本县市)高占有、全覆盖,如皇沟酒在河南永城市(县级)破亿,百泉春在河南辉县市(县级)破亿;构建传统模式下的区域壁垒。或者以创新产品为依托的新模式破局,打造差异化优势。或者走小而美、类酒庄模式,不求规模扩大,把当地消费者做透。“山东某个小酒厂在厂区打造高档农家乐,蔬菜自己种,活猪自己养,豆腐自己磨,白酒自家产,当地大型宴席很多在厂区举办。”他举例说。

对于未来中小酒企的发展前景,上述受访者认为,当名优白酒成为消费者消费的主流,缺乏特色,缺乏差异化、竞争力的区域中小型酒企可能会被逐渐淘汰,真正有特色、有品质的区域酒企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作者:方凤娇 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162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