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有隐忧 “不差钱”寻出路 白酒企业扎堆跨界开拓商业新阵地

今年以来,多家头部白酒企业进行跨界投资,加速构建新的商业版图。

近日,四川鑫达远拓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000万元。天眼查股权穿透信息显示,这家刚成立的新材料公司由泸州老窖集团旗下泸州老窖国际实业公司联合3位自然人股东共同持股,其中泸州老窖国际实业公司持股51%。可见,泸州老窖集团跨界入局新材料领域。

从茅台设立产业基金,到五粮液加码新能源,以及茅台、洋河、舍得等扎堆做投资、开卖冰淇淋等,白酒企业积极寻求业务多元化的趋势愈发明显。

酒企为何此时热衷跨界投资?

华福证券大消费组长、食饮商业首席分析师刘畅对记者表示,目前白酒行业的集中度非常高,头部企业很难继续扩大市场份额,所以想寻找新的发展方向。而且,这些手握大把现金的国有酒企也要尽到一定的社会责任,帮助当地发展一些新的产业。

前润母基金董事长向阳则表示,今年以来,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今世缘等“白酒豪门”在股权投资市场频频发力,正在构建各自的投资版图。

跨界成风尚

以五粮液为例,公司近日出资5000万元,成立四川省宜宾江安普拉斯新材料有限公司,正式入局新材料。此次跨界只是五粮液(包含集团和上市公司)今年以来频频投资的一个最新案例。

详细来看,五粮液先是在4月成立了四川五粮液新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五粮液新能源”),注册资本10亿元,此次跨界新能源颇受业界关注。6月,出资1666.67万元入股四川和光同程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0%。8月18日,出资4641万元联合中石油成立四川中新绿色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其中五粮液新能源持股51%,中石油持股49%,该公司主要从事燃气生产和供应,以及新能源汽车换电设施、站用加氢及储氢设施等业务。

不仅如此,今年五粮液集团旗下基金公司——宜宾五粮液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五粮液基金”)先后成立了三家股权投资基金。6月29日,五粮液基金成立了宜宾名门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月22日,成立了宜宾浓香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月25日,成立了宜宾春之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上三家基金均由五粮液基金携多家企业共同成立,且基金普通合伙人(GP)均为五粮液基金。

贵州茅台今年也是“重金”出手。例如,贵州茅台8月29日公告,出资百亿元参与设立的两只产业发展基金已完成了备案手续,投资范围均瞄向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等领域。

再往前,洋河股份今年1月公告称,出资30亿元成立的华泰洋河母基金完成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备案。3月24日,洋河股份出资2500万元参与成立江苏智博酿造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0%。

再看今世缘,今年1月11日,公司出资1.5亿元投资入伙“南京华泰金斯瑞生物医药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钱多的“烦恼”

近年来,白酒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行业利润向龙头企业集中。

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白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1445家,到2022年数量减少至963家。2022年,白酒行业完成销售收入6626.5亿元,同比增长9.6%;实现利润2201.7亿元,同比增长29.4%。

刘畅表示,随着头部酒企营收、净利润快速增长,酒企账上有着非常充足的现金储备,需要合理地应用以提高资金收益率。

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A股18家白酒上市公司合计实现营业收入3088.67亿元,同比增长15.73%;归母净利润达1187.54亿元,同比增长18.87%。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有5家白酒上市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超过百亿元,其中五粮液和贵州茅台货币资金分别高达981.48亿元和706.41亿元。

对于货币资金的使用规划,五粮液财务总监谢治平在2022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公司将在保障资金、生产经营安全的前提下,多维度提升资金使用效率。一方面是持续回报股东;另一方面是为了择优投资。”

行业有隐忧

除了“不差钱”之外,白酒企业也普遍面临着库存高企、业绩增速放缓的隐忧。业内人士认为,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白酒企业居安思危,加快了跨界投资的速度,积极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

记者多方调研发现:白酒经销商库存高企、动销困难,几乎所有中高端产品价格“倒挂”,行业或将在2024年走入周期低谷,上市公司业绩或承压。

“因为动销情况不好,我们的进货量较往年明显少了。即使‘茅五剑’的进货量也较往年明显下滑。”上海某大型国企连锁超市店长李丽对记者表示。

中国酒业独立评论人肖竹青则告诉记者,目前除了茅台,其他上市酒企皆存在着价格倒挂、渠道库存积压的情况。受社会购买力不足、商务活动减少等因素影响,今年白酒价格倒挂、渠道库存积压的情况比去年更为严重。以五粮液(普五)为例,出厂价为969元,市场价为940元,倒挂29元。

“由于市场供大于求,白酒销售不畅,逼着我们下调零售价格,导致从账面上看是卖一瓶亏一瓶。以前,经销商除了扣点还有10%左右的毛利,现在只能在年底赚扣点。”李丽称,“此外,还有很多酒企的经销商搞促销,费用是酒企出,表面上看零售价没有下降,其实也是变相降价。”

在刘畅看来,既然选择跨界投资,白酒企业肯定会投向发展较快、前景较好的新兴行业,而不可能去投资夕阳产业。

作者:高志刚 郭成林 来源:上海证券报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155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