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贡陷“年份酒”风波背后:董事长梁金辉为营销出身,一手操刀年份原浆案例

徽酒老大古井贡,增速亮眼。

2023年1-9月,古井贡酒营收159.53亿元,增幅近25%;净利润38.13亿元,同比大涨超45%。

年初,董事长梁金辉在致员工信中放话,拿下200亿元的年收入。如今,喊出的话,兑现在望。

今年以来,多家白酒股市值回调,古井贡保持平稳,截至11月7日收盘,市值约1420亿元,其与洋河股份的市值差距,已缩小到400亿左右。

同时,古井贡的混改已有突破,其后劲也值得期待。

兑现在望

2019年,古井贡酒刚突破百亿,梁金辉便提到2024年“再造一个新古井”。

目标或提前一年达成,梁金辉有底气。

三季度,古井贡酒入账46.42亿元,净利润10.33亿元,增速超46%。去年4季度收入为40亿左右,只要今年不下降,即能达到200亿,完成任务概率较大。

截至9月末,合同负债规模达33.15亿元,同比大涨301.04%。

该指标是经销商提前打款却尚未收到商品形成的负债,未来将转化为公司收入。

“是销售订单增加,经销商预付货款。订单主要为年份原浆系列。”古井贡酒董秘回应增加原因。

梁金辉营销出身,一手操刀了年份原浆案例。在他治下,古井贡酒营销手笔不小,8年成为春晚的赞助商。

梁力推的“年份原浆”,已成古井贡酒的主力大单品。

上半年,该系列贡献了87.61亿元的营收,占比超77%,毛利率高达85.15%,显著高于古井贡酒、黄鹤楼及其他系列产品。

尤其“年份原浆•古20”,去年成为年销售45亿元的核心大单品,剑指次高端市场。

销售费用水涨船高。

前三季度,销售费用达43.63亿元,同比增长超两成,占总收入比例达到27.35%,在A股白酒企业中,仅低于酒鬼酒和老白干酒。

大力吆喝之下,梁金辉仍在大本营安徽盘桓。

上半年,古井贡酒来自华中地区的收入占比近9成,其余地区均在10%以下。

今年行业整体性的去库存问题,截至9月底,古井贡酒存货规模刷新上限,达64.44亿元,同比增加近四分之一。

“古井贡酒的社会库存在合理范围之内。”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评论称,“古井贡酒主要产品的成交价格一直高于供货价,不存在价格倒挂。”

他认为,古井贡酒次高端产品红利还未完全释放,在安徽还有较大的市场提升空间。

混改长跑

梁金辉掌舵古井,即将进入第10个年头。

他强调,今年是古井集团的“改革深化提升年”。作为古井贡酒的控股股东,集团的混改之路持续近20年,终于有了突破。

天眼查显示,6月30日,安徽古鑫管理认缴出资1亿元,持有古井集团10%的股份。

当前,集团最大股东仍为亳州国资委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持股54%。第二大股东上海浦创持股30%。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古鑫管理成立于去年12月,由宋子发、尚广慧及亳州古鑫人合持股。宋、尚二人,均为古井集团中高层。

古鑫人合的法人,是古井集团总裁李培辉。

古鑫人合13名股东,包括梁金辉、周庆伍、王子斌、杨小凡等,多为古井贡酒的董监高,每人各持股7.69%。

种种迹象表明,古鑫管理,正是古井集团此前筹划的中高管理层和员工合伙持股平台。

古井集团的混改,经历多重波折。

2002年,原掌门人王效金就提出方案,由员工及管理层共同设立的持股公司持股40%,余下60%国有股对外出售。

由于基层与管理层分配股权悬殊,员工抵制,被安徽省国资委否决。

2009年,亳州市国资委将古井集团40%的股权,作价4.65亿元,转让给上海浦创。

受让方是“最富教授”史正富旗下企业,无奈彼时史与亳州方面矛盾不断,于2018年退出。

古井集团“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反观汾酒、洋河等,混改落地后风生水起。众人拾柴火焰高,混改后预计将提振内部士气。

最近,古井贡也稍遇风波。

10月中旬的酒博会上,中国酒业协会年份酒管理委员会主任胡义明,直指年份酒标注混乱,扰乱行业发展。

市面在售的白酒中,多家公司的商标标识带有数字,波及到古井贡。

“年份原浆、古8、古16、古20是产品的系列副品名,数字并不代表年份。”一位古井贡酒销售人员向记者解释。

官方称,其在传播中均没有突出年份概念。

此事已渐趋平息,应无碍梁金辉年内攀登至200亿。

作者:谢之迎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143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