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锅圈食汇即将入主宋河酒业

锅圈食汇即将入主宋河酒业:“老乡”出手重整、击退古井贡酒等对手

“东奔西走,要喝宋河好酒”这句广告词曾响彻中原大地,但现在的宋河酒业却已风光不再。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港股准IPO企业锅圈食品(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锅圈食汇)即将入主宋河酒业,或将出资13亿元参与破产重整。

宋河酒业作为前“豫酒老大”,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成也辅仁,败也辅仁。前东家辅仁的入主,曾让宋河酒业一度迸发出高光。然而随着辅仁的财务爆雷,宋河酒业也被殃及池鱼,随之黯淡。

在破产重整之际,业内一度有风声传出,古井贡酒、华润以及河南国资均曾对宋河有过兴趣。

“古井贡酒一度高频接触宋河酒业,有意借此再重耕河南市场,重现古井贡酒收购黄鹤楼酒业,借此补足了湖北销售渠道及经销商资源。但宋河方面并不太感冒,更倾向于本地企业。”有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

目前来看,很可能是同样起家于河南的锅圈食汇拔了头筹。宋河这家在中原腹地、有着悠久历史的酒企能否在锅圈的助力下,上演浴火重生?

锅食食汇或入主宋河

宋河酒业破产重整之后,业内一度有传,古井贡酒、华润以及河南国资均曾对宋河有过兴趣。

谁料到,被起家于河南的锅圈食汇拔了头筹。

据媒体报道称,由锅圈食汇、河南资产管理公司、鹿邑城投组成的联合体将负责宋河的重整工作,首批1.5亿资金将于锅圈食汇港股成功上市后正式注入。

锅圈食汇是港股准上市企业,预计将于11月2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就入主宋河以及资金来源一事,记者联系到锅圈食汇方面,对方表示,近期公司在静默期,不方便发声。

“锅圈食汇与当地国资已经组建小组,预计将很快介入宋河酒业。”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根据公开资料,锅圈食汇主营火锅预制菜产品,主打的是一站式“火锅烧烤食材新零售连锁超市”,也被喻为低配版的“盒马火锅”。

锅圈前身为河南锅圈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起步于2015年,两年后,锅圈第一家门店在河南郑州开业。

锅圈食汇是以加盟的模式疯狂扩张的,根据财报数据,目前有6家直营店,其余全部为加盟店。截至2023年4月30日。锅圈食汇在全国有9844家门店,主要分布在河北、河南、山东等地。

从经营情况来看,2020—2022年锅圈食汇营收分别为29.6亿元、39.6亿元以及71.7亿元,毛利润分别为3.3亿元、3.6亿元以及12.5亿元,并于2022年首次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为2.4亿元。

业内人士对于锅圈入主宋河看法并不一致。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会长熊玉亮认为,锅圈拥有近万家门店,覆盖全国29个省级行政区。强大的渠道供应网络,不仅与宋河酒业形成良好的互补,也将为宋河酒业品牌传播提供助力。此外,锅圈已通过港交所聆讯,一旦其正式在香港上市,将具备打通资本市场的能力,为宋河酒业未来的发展提供资金上的助力。

“作为本省企业,在宋河经营较差的情况下,锅圈能够拿到本省的一个老名酒品牌,价格上应该比较合适。而且以锅圈在渠道上的积累,将宋河纳入现有平台业务上做增值空间,成本并不高,逻辑上也是闭环的。但消费者能否最终买单,还是要看具体情况。”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记者指出,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则持另一种看法,他对记者表示,首先,宋河酒业发展短暂受挫,但在河南仍是品牌力第一梯队的酒企,未来复兴仍有机会,但是锅圈作为一家加盟为主零售企业,要做好宋河酒业,需要有长线运营酒企的决心,填补人才和加强对白酒行业的理解。

成也辅仁,败也辅仁

宋河酒业历史悠久,1968年,鹿邑县人民政府为了挖掘文化遗产及悠久酿酒技艺,将二十余家较大的酿酒作坊进行联合,以宋河之滨原有枣集酒坊为基础,建立了国营“鹿邑酒厂”,并于1988年更名为宋河酒厂,旗下涵盖“国字宋河”、“宋河粮液”和“鹿邑大曲”三大主导品牌。 “宋河粮液”曾被评为“国家名酒”,彼时和宋河酒一起位列“十七大名酒”的还有茅台、汾酒、五粮液、洋河大曲、泸州老窖特曲。

上世纪90年代,“东奔西走,要喝宋河好酒”的广告语传遍大江南北,宋河酒厂迎来了销售高峰。

但到了2002年前后,由于市场变化等原因,宋河经营一落千丈,改制被视为当时的最佳出路。

同为鹿邑县本土企业的辅仁药业便在此时登场。

2002年,朱文臣手下的辅仁以5000万元的价格拿下了素有“白酒五朵金花”之一称号的宋河酒业。

彼时,宋河酒业市场销售额为1.27亿元。因此当时即有分析认为,辅仁收购宋河酒业属于典型的“以小博大”。

宋河易主辅仁后,一度实现了快速发展,到了2012年,宋河酒业营收突破22.5亿元,坐实了“豫酒老大”的座椅。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12年前后三公消费政策的出台,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不少酒企陷入困境,销售困顿,宋河酒业也不例外。

但是真正让宋河酒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祸首”,却是曾经的“白衣骑士”辅仁药业。

2019年,辅仁药业披露2018年分红公告,按照每10股派1元方案,预计将发放红利6271.58万元。然而三天之后,辅仁药业又称,因资金安排原因,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

奇怪的是,若按照辅仁药业的财报显示,公司账上应趴着18亿的货币资金,却拿不出6000多万元的分红。

辅仁的财务危机就此引发,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连带着宋河酒业也深陷危机。

事实上,自2014年始,辅仁药业就频繁用宋河酒业的资产抵押借款,以维系自身的现金流,甚至以散酒、半成品酒、酒罐固定资产进行抵押。

据了解,2014年—2019年,宋河酒业频繁通过原酒、散酒及生产酿酒设备为抵押物对外融资借款,涉及资金接近40亿元。

辅仁药业爆时之际,宋河酒业因屡被“吸血”处于停产、罢工的状态,甚至有报道称企业连电费都付不起。

2022年11月,宋河酒业被曝破产重整,截至2023年4月28日,宋河酒业负债共计115.86亿元。

今年7月,河南省鹿邑县人民法院发布公告采取竞争方式,就宋河酒业重整案,选任管理人。

市场竞争激烈,宋河的“锅圈时代”充满变数

作为前“豫酒老大”,宋河酒业的重整吸引了不少资本的目光。

据悉,古井贡酒、华润以及河南国资均曾对宋河有过兴趣。

“古井贡酒省外第一个过亿元的市场便是河南,所以古井贡酒一度高频接触宋河酒业,有意借此再重耕河南市场,就像当时古井贡酒通过收购黄鹤楼酒业补足了湖北销售渠道及经销商资源。但宋河方面更倾向于本地企业。”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对记者透露。

事实上,宋河虽然已经不复“豫酒老大”的风光,但其基本盘还在。

据河南省商务厅发布的豫酒重点企业市场统计情况,宋河酒业2022年营收达8.44亿元。

据宋河酒业官方微信披露,1-9月,宋河酒业销售额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5%以上,有些事业部已提前完成全年目标任务。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宋河酒业除了鹿邑大区和宋河粮液有基础,其他产品都表现平平,且中高端战略也未能打响。好在是其市场盘子、渠道架构仍在,且有部分忠诚的大商追随,只要重整得法应能迅速步入正轨。

但是当下的白酒行业高度内卷,河南又一个竞争极为激烈的白酒市场。

肖竹青指出,河南市场是中国白酒品牌的“公海”,河南本土白酒企业正遭受三重挤压。一是来自茅五洋泸汾等一线名酒渠道下沉带来的挤压,其次是酱香型白酒对浓香型和清香型白酒造成的挤压,第三则是疫情对整个消费市场的冲击。“以宋河酒业为代表的很多区域酒厂,渠道上缺乏现金投入竞争手段单一,营销方面也还停留在较初级阶段,无力抗衡市场冲击。”

自古就有“得中原者得天下”的说法,河南市场对任何酒企都有着重要的战略价值,因此除了河南本土酒企如杜康、仰韶、张弓等,一线酒企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等均在重点投入河南市场,在这种情况下,锅圈能否带领宋河酒业再度杀出一条血路仍有悬念。

作者:朱欣悦 来源:蓝鲸财经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130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