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份酒亟须认证体系 市场乱象待破局

形容酒好,无外乎“陈年佳酿”的赞美和形容,为了追求酒的“佳酿”效果,大部分白酒企业均将品质作为产品的核心;至于“陈年”,在大部分酒企中,对于年份酒是闭口不谈的,但对于部分酒企来说,年份酒却成了营销的一块“金字招牌”,成为了宣传的核心。

在今年第十九届酒博会期间举行的中国年份酒价值论坛上,中国酒业协会相关负责人针对年份酒市场乱象危及行业信用发声,并宣布推出中国酒业真实年份酒系统,在年份酒团标基础上引入第三方认证,希望引导市场解决目前年份酒自说自话、偷换概念等问题。

“在年份酒的问题上,行业始终没有统一的标准和鉴别手段,大酒企在这个问题上都趋于保守,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纠纷,而一些小酒企则以大酒厂不敢触碰的机会而大肆宣扬,使得年份酒成了行业内说不清道不明的营销局。”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说,强制性的规范年份酒的乱象,有利于市场公平,以免很多酒厂趁乱哄抬市场。

“年份酒”扰乱市场已久

蔡学飞告诉记者,一些不规范酒厂、小作坊,建厂没几年就推出5年、10年乃至30年、50年的年份酒已成为业内常态。这些酒厂往往从外厂购买少量年份稍长的原酒,用陈年的原酒做引子,生产年份酒,其实一瓶出厂的所谓年份酒里面,大部分用的是存放一两年的新酒,标签标注的却是时间最长的原酒年份。

记者注意到,虽然在2019年,中酒协发布《白酒年份酒团体标准》,对年份酒生产前后都进行严格监管,通过对采购粮食、发酵、基酒入库、生产和包装等环节进行溯源,来确保年份酒的真实性。在该年份酒标准中,所标注年份并非是基酒的最老年份,而是加权平均酒龄。但实际上,该份文件没有强制性,对年份酒行业乱象并无法形成有效的制约。

据了解,年份酒的概念源自国外,国外诸如威士忌、白兰地等均有年份酒的概念,且根据产区的不同,受到当地监管部门的监督。法国干邑白兰地和雅文邑白兰地,二者均有行业统一产品等级划分标准,对生产标准、年份标准均有严格要求,并分别由BNIC(法国干邑酒行业管理局)和 BNIA(法国雅文邑酒行业管理局)进行监管和认证。苏格兰威士忌则是要求按照当地法规要求其在混合勾调后,以酒龄为例,必须按瓶中所调和的最低年限标示,除非不做标示。

酒水行业专家欧阳千里告诉记者,年份酒是很好的概念,对于酒企而言,是可以利用年份区分产品档次;对于消费者而言,可以凭借数字来区别产品档次。事实上,伴随着法制的健全,一些酒企很少说自己的酒是5年还是20年,于是用5、20等数字来模糊处理,“一个企业的产品被市场定义为中端产品,如果想向市场推出高端产品,但自己的品牌又足以支撑产品的溢价,那么在产品上加数字来暗指年份,则是一种策略。”

针对年份基酒的勾兑问题,部分成规模的酒企尚能遵守“游戏规则”,对年份基酒的勾兑比例做出标识,但部分小酒企会做模糊处理,欧阳千里表示,“除去像茅台镇洞藏酒这类已被曝光的造假骗局的不说,很多小酒企建厂不过十年,往往几十年的基酒也都有,很多都是购置其他小酒厂的基酒使用,但这些基酒的制作工艺和标准并不透明。不同的白酒工艺差别还是较大的,年份并不能代表一切。”

对于市场上虚标年份的现象,中国酒业协会年份酒管理委员会主任胡义明认为是一个“雷”,其恶劣程度有可能导致整个行业诚信崩塌。劲酒集团董事长王楠波在会上发言中指出,部分白酒产品偷换数字概念,不但影响到消费者权益,也影响到消费者对年份酒信任度的问题。

实际上,相关部门以及业内人士也曾多次呼吁整治年份酒乱象。对于年份的营销上,在新《广告法》中,明确规定了“数据无证据证明”的禁令,使得部分酒企对“X年酒”的使用有所顾虑。2020年,全国人大代表、贵州醇酒业公司董事长昝圣达提交了《关于“年份酒”与国际标准接轨的建议》,指出加权平均酒龄这一计算方式容易与普通消费者认知的“窖藏时间”存在差距,并容易让消费者混淆。

2021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白酒生产许可审查细则》征求意见,其中指出,生产年份酒的企业应建立年份酒质量安全标准,同时,年份酒标签应如实标注所使用各种基酒。

规范落地仍需细化

在如何甄别年份基酒的问题上,很多企业和专家都曾提出过诸多方案。剑南春曾提出用气液比来判断年份酒的办法,按照剑南春方面的说法,新酒和老酒在储存窖中随着时间的变化,其罐中的气液比例会发生变化,以此作为计量可以作为年份酒的储存时间的依据,但很快就有观点提出,气液比是受到储存环境影响的,在山洞中存储的基酒明显比一定地窖中的气液比变化明显,因此这一方法也很快被推翻。

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行业人士也告诉记者,曾有专家提出过用碳13的变化来鉴定白酒的年份,但被诸多企业和行业人士所推翻,“按照反对派的意见,不同地区的所用粮食酿造出来的乙醇本身含量就有很大的差异,以此衡量有失公平,且不同香型和制作工艺本身就存在差异。”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此外,现在很多企业都在‘自创’香型,这些企业可以说是为了形成自己产品的差异化,但也有为了避免被行业标准所捆绑的嫌疑。”

此外,记者注意到,2021年,遵义院士工作中心发起并制定了《遵义酱香型白酒“年份酒”》团体标准,通过了遵义市酒业协会立项获批,正在对外征求意见。但直到目前,该标准仍未正式出台执行,可见标准统一的难度之大。

按照中酒协的《标准》规定,年份酒认证酒库要建立视频数据管理系统,要纳入公安部授权数据机构保存。年份酒产品则需要建立身份档案、指纹图谱、荧光图谱等,并逐批对照比较。中酒协向通过认证的年份酒产品无偿提供年份酒商标和证明商标。当日,金沙酒业、景芝酒业和劲酒三家酒企推出了真年份系列产品,并通过了中国酒业协会和方圆认证的真实年份酒认证以及专属产品编码。但记者注意到,目前上市的酒企中,几乎很少有企业会公布自己年份酒的数据。

中酒协方面表示,目前正在推动年份酒标准的完善,并与有关部门沟通,推动立法管理年份酒行业,并呼吁有条件的酒业大省,可以先期争取地方立法的方式规范年份酒市场秩序。

作者:孙吉正 来源:中国经营报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124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