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白酒,只是缺少一次亮相

谁能想到,川酒身后,鄂酒居然是中国白酒产量榜的亚军。

这个结果令所有人感到意外。毕竟,湖北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白酒主产区,也称不上白酒消费大省,却能在自身稳健发展的基础上,随着竞争对手们的一一坠落,悄然崛起。

低调的湖北白酒背后,是一个又一个低调的白酒巨头,保健酒起家的劲酒和毛铺,兼香型白酒代表白云边,“中国新八大名酒”之一的稻花香等。

白酒新周期已然开启,这一轮全面全国化的浪潮,会不会成为湖北白酒借产量崛起的契机?

白酒亚军

熟悉白酒行业的人都知道,川酒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以占据全国三成的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实现了中国白酒52%的产量和收入,遥遥领先。

川酒之后的第二名是谁?说出来,绝大部分人会表示惊讶:湖北,已经悄然成长为中国白酒产量亚军。

近年,白酒行业持续“量减价升”,从2016年开始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2022年,我国白酒产量671.24万千升,同比下降5.58%。就连川酒,产量也下降了4.39%。

2022年,湖北白酒产量却逆势增长4.31%至36.28万千升,跃升为行业第二。

这个结果,哪怕是湖北酒圈的从业人士,都表示不可思议。

湖北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主要白酒产区。中国六大白酒产区,宜宾、遵义、泸州、宿迁、吕梁、亳州,与湖北完全不沾边。

湖北也并非白酒消费大省。论喝白酒的习惯,应该没有哪些地区能超越河南和山东。湖北人去山东、河南喝酒,基本只有躺出的份。

除了饮用习惯,人口规模和经济水平也是白酒消费的重要支撑。所以,2022年白酒消费排名靠前的地区分别是:广东13.09亿瓶、山东10.59亿瓶、河南10.35亿瓶,而湖北只有5.60亿瓶。

湖北白酒,几乎没有享誉全国的品牌。A+H股,21家白酒上市公司,四川4家、安徽4家,就连产量排名末尾的青海和新疆都能拥有1家。湖北,愣是一家都没有。

河南白酒,因六朵金花大多枯萎,导致了全行业的大幅下滑,让出了白酒产量第二的位置,但这并不足以解释湖北白酒逆势坚挺多年的原因。白酒亚军,到底是如何炼成的?

低调巨头

湖北并不缺少白酒龙头,只是,太过低调。

2022年湖北民营企业百强名单中,有三家白酒企业,分别是稻花香集团(第5位)、劲牌有限公司(第36位)、白云边酒业(第70位)。它们构成了湖北白酒的头部阵营。

行业数据显示,稻花香酒业2021年销售规模约为30亿元,2022年估计在40亿元左右;湖北省内业务占比七成,主要集中在宜昌、黄冈、孝感等省内二线市场。

就白酒业务而言,劲酒的实力则强劲得多。很多人只知道“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实际上,保健酒之外,劲牌旗下的白酒品牌毛铺,在中部市场已经占据相当的市场份额。起码在湖北区域,过去是枝江、白云边、稻花香分庭抗礼,现在是毛铺一枝独秀。

劲牌到底有多大规模?非上市公司,具体数据外界不得而知。《劲牌有限公司2017年社会责任报告》披露,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4.9亿元,纳税25.8亿元。有信息显示,该公司2019年收入已突破150亿元。如今,或许已经达到200亿元级别,冲击白酒第一阵营了。

这家酒业巨头,由吴少勋持股99%,另外1%的股份,也是由其家族成员持有。因为旗下没有上市公司,市场对其实际规模缺乏认知。《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认为,吴少勋身家200亿元,这应该是大大地低估了。

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白云边完成销量1242.16万件,比2021年增长13.43%,实现销售收入70.78亿元,同比增长15.58%。

三巨头身后,便是数量庞大的中小巨头。黄鹤楼被古井贡酒收购了,近年慢慢找回节奏,2022年收入12.63亿元,同比增长11.38%。

枝江酒业早年被维维股份收购,在2012年创下营业收入15.59亿元、净利润1.78亿元的业绩记录之后,便不断下滑直至连年亏损,综艺集团出手接盘。

几个知名品牌的背后,还有长长的名单:被洋河股份收购的梨花村,置入凯乐科技又被卖出的黄山头,石花霸王醉、珍珠液、神农架、古隆中、楚春园等等。

所以,湖北并非没有白酒巨头,只是,龙头企业们并未上市,具体经营状况并不为外人所知。湖北也并不缺少上市的白酒标的,只是,中小型酒企被边缘性地纳入到上市体系,并未体现出白酒资产的价值,便又仓皇出逃。

等待重启

湖北白酒产量第二,但业务价值远低于贵酒和川酒,收入和利润整体表现并不突出。主要原因在于,湖北白酒行业,缺乏龙头企业的带动。

实际上,也不是缺少运作的机遇,只是,本地资本没有把握好。

枝江酒业和黄鹤楼酒业被外地上市公司收购自不必说,湖北宜化集团失去金沙酒业的控制权,就是近年发生在湖北酒业的遗憾。

金沙酒业位于贵州省金沙县,与茅台所在的仁怀市相邻,是贵州最早的国营白酒企业之一,出品“摘要”和“金沙回沙”两大品牌的酱香白酒。

截至2022年6月,金沙酒业的净资产9.97亿元。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该公司税后净利润分别为13.15亿元、6.70亿元。这个业绩,能在白酒上市公司榜单中排到十名左右。

2022年底,华润啤酒旗下华润酒业控股,斥资123亿元,取得金沙酒业55.19%的股份。湖北宜昌国资回收百亿现金,退居二股东。这可能是近几年酒业最大的收购案之一。

本地企业不仅在白酒的资本化上无甚兴趣,就连本地的白酒品牌们,都没有将自己的资源倾注到白酒业务,纷纷多元化发展。

除了保健酒和白酒,吴少勋家族近年直接或通过劲牌旗下的正涵投资,扩大产业版图,涉及资源、医药、化工、金融、房地产等行业。

稻花香通过与劲牌类似的发展路径,低调崛起:通过白酒这个现金奶牛,积累巨额财富,做大在本地的资产规模。目前,稻花香集团的业务涉及白酒、物流、旅游,连续多年入选中国企业500强,2022年排名第379位。

这两家企业的布局与风格,真切地体现了湖北商人的低调保守:闷声发财,不把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里。

就白酒业务层面而言,湖北白酒的共同问题在于,全国化还不够。除了劲牌保健酒,其他品牌基本都局限于本省市场,无论是酱香型白酒的代表白云边,还是后起之秀主打健康白酒的毛铺苦荞,在全国市场的影响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在上一个以高端化为增长点的白酒周期,经营好本地,跟着全行业一起推进高端化战略,就可以活得足够滋润。

但是,当下一个以全面全国化为主线的白酒复苏周期徐徐展开,区域型白酒的市场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或许,这正是倒逼湖北白酒进军全国市场实现质量飞跃的关键机会?

作者:斑马消费 杨伟 来源:雪球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106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