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系入股金种子酒一年后:扭亏为重任、继续引进人才

【中国白酒网】华润系入主金种子酒后,变革一直在发生。 “金种子酒(600199.SH)正在高薪招资深销售”,对于酒行业盛传的这则招聘消息,6月12日,金种子酒内部人士予以了确认。

【中国白酒网】华润系入主金种子酒后,变革一直在发生。

“金种子酒(600199.SH)正在高薪招资深销售”,对于酒行业盛传的这则招聘消息,6月12日,金种子酒内部人士予以了确认。该内部人士进一步介绍,金种子酒已有的销售区域和新拓展的销售区域目前还有岗位缺口,且薪酬相比安徽省内其他酒企业更具竞争力。

记者获悉,2022年金种子酒就已经完成了大区总经理及业务总监的选聘,2022年合肥、阜阳市场渠道布局基本完成。“销售体系改得差不多了,最近大区支持、市场动销、推广等都有些新调整”,上述金种子酒内部人士称。

人才队伍和组织能力建设一度被视为金种子酒的短板,也是华润战投投资金种子酒后重点做的工作。除此之外,过去一年金种子酒推新品、发力渠道,做出了一系列的调整。不过,其亏损局面仍未得到扭转。

2022年6月24日,阜阳投发将其持有金种子集团 49%股权转让给华润战投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意味着华润系正式入主金种子酒,作为华润系里唯一的白酒上市公司,金种子酒的改革备受行业关注。

在华润入主金种子酒即将满一年之际,金种子酒总经理何秀侠称:“目前已经找到了扭亏的药方。”

亏损未扭转

在5月底举行的2022年及2023年一季度业绩说明会上,何秀侠交出了扭亏药方:“公司积极推动各项重点业务落地,全力推动经营改善,”何秀侠回复投资者称,金种子酒正推进市场化机制,充分调动各级员工的主观能动性,通过品牌重塑、组织重塑、数字化改造、精益管理等措施,实现经营改善。

扭亏是金种子酒的首要任务。2019年、2021、2022年金种子均亏损,2020年由于收到了一笔土地补偿款而避免了亏损。

金种子酒现金流量表显示,自2016年起,金种子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一直为负,自2019年起,金种子酒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余额一直在减少,从2019年年底的11.25亿元,减少到了2023年第一季度末的4.74亿元。

华润战投入主后的第一年,金种子酒亏损继续扩大。

财务数据显示,2022年金种子酒实现营收11.86亿元,同比下滑2.11%,净利润亏损1.86亿元,亏损额同比增加了约2062万元。2023年的第一季度,金种子酒亏损面持续扩大,归母净利仍亏损0.41亿元,2022年一季度同期亏损为0.12亿元。

金种子酒的困境不仅体现在业绩上,其股价也一直没能提振。金种子酒在被华润系收购后的首个交易日(2022年6月27日),录得收盘价为28.9元/股,过去一年,金种子酒最高价出现在2023年2月23日,盘中一度到达31.48元/股。6月12日,金种子酒的收盘价为25.41元/股。

资本对金种子酒的表现也持有不同的态度。2023年第一季度,招商中证白酒指数证券投资基金、周建中、鹏华中证酒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增持了金种子酒股份,而金种子1号资产管理计划和大家资产蓝筹精选5号集合资产管理产品减持了其股份。

尽管如此,5月26日,金种子酒召开2022年及2023年一季度业绩说明会,金种子酒高管表达了对未来的信心。信心源于三点,何秀侠称,一方面金种子酒具备“基酒储备及产能储能、技术团队的核心技术能力、企业历史文化底蕴、品牌曾经的影响力”优势;另一方面有华润的管理经验、管理实践赋能,在市场化用人机制和渠道资源上能与金种子酒共享;最后有政府全方位支持,以及金种子酒一系列的市场举措得到了经销商和终端的认可和接受。

推新品提高毛利率

何秀侠提到的药方,目前还未起效。不过,从金种子酒过去一年的产品动作看,高端化发展成为了其又一个重要变化。

今年4月,金种子酒宣布启动馥合香品牌升级。据悉,金种子馥合香•馥7、馥9、馥20产品覆盖188元/瓶至888元/瓶价格带。

推高端酒的目的是提高毛利率。酒业的一个重要指标是毛利率,这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产品的竞争力。金种子酒的毛利率一直处于低位。相比安徽省内其他上市酒企,以2022年酒类毛利率来看,古井贡酒、迎驾贡酒以及口子窖酒类业务毛利率分别为80.68%、70.97%以及74.07%,分别是金种子酒毛利率的2.08倍、1.83倍以及1.91倍。

除了推新品,金种子酒也在发力渠道。2022年报中金种子酒称,借助华润系渠道优势,基本完成合肥、阜阳两重点市场渠道布局,安徽省及环安徽四省一市新增经销商近100多名。

何秀侠称将对安徽省内市场全面梳理,渠道补强,环皖省份执行华润啤酒的“啤白融合”战略,探索新模式。

在白酒专家肖竹青看来,作为华润系收购的酒企中唯一一家白酒上市公司,金种子酒在华润系的白酒版图中担负着酒业平台的重任,因此华润系也会倾注更多的渠道、市场资源来帮助金种子酒提升现状。

但是从肖竹青对金种子酒在安徽省内外市场的销售情况观察来看,金种子酒很难吃透华润系的渠道资源优势,再加上今年白酒经销商库存较高,没有品牌溢价能力的酒厂很难通过涨价来提高终端毛利率,发力高端产品并不代表着市场对该产品有真正的需求。

变革从换人开始

回顾过去一年,华润战投入主后,金种子酒最大的变化是高管的换血。

去年七月,金种子酒发布一系列人事变动公告,张向阳因工作变动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何秀侠为新任总经理;免去刘锡金财务总监职务,聘任金昊为公司财务总监;聘任何武勇为公司副总经理。此前何秀侠、金昊、何武勇均在华润雪花啤酒任职。

今年二月,金种子酒发布的公告显示,董事长贾光明因工作调整原因,不再担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专业委员会的相应职务,亦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

在金种子酒于2022年11月举行的第七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贾光明被选举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新任期为三年,在此之前他已经任职上市公司董事长近三年。也就是说,第二个任期仅过三个月,贾光明就离任了。

今年四月,来自阜阳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谢金明,成为公司新的董事长。同时,金种子酒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有华润系背景的何秀侠。

换血之后,金种子酒想要激发团队活力。今年四月,金种子推出新的经理层成员薪酬管理办法,其中写道,“经理层成员薪酬与绩效考核结果挂钩,业绩升薪酬升,业绩降薪酬降,充分调动经理层成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紧接着的五月,金种子酒推出了一轮增持股份计划,不过这轮增持的范围是公司董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具体增持包括何秀侠,何武勇,董事、总工程师杨红文,副总经理徐三能,副总经理杨云,董事、董事会秘书金彪,财务总监金昊。此次拟合计增持金额不低于320万元且不超过420万元。

一位投行人士称,高管增持是一种向市场表决心的方式,也是把高管和公司的利益绑定在一起。

何秀侠在业绩说明会上称,公司当前最大的困难一是组织能力的快速提升,二是人才队伍建设速度。

但金种子酒董事长谢金明表示,自与华润合作以来,公司积极引进职业经理人,组建新的经营管理团队,全面开展组织架构重塑、制度梳理完善、业务流程再造等工作,目前管理团队的专业化、职业化能力已经有了很大提升。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102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