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粮液,内外交困

【中国白酒网】作为白酒行业“龙头老二”, 五粮液今年上半年的业绩表现令不少投资者失望。 2023年上半年,五粮液实现营收455.06亿元,同比增长10.39%;归母净利润170

【中国白酒网】作为白酒行业“龙头老二”, 五粮液今年上半年的业绩表现令不少投资者失望。

2023年上半年,五粮液实现营收455.06亿元,同比增长10.39%;归母净利润170.37亿元,同比增长12.83%。

尽管五粮液仍然保持着两位数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但拉长时间线来看,这一增速却明显不如以往,甚至创下2017年“二次创业”以来的新低。

2023年以来,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随着消费场景、消费模式等发生较大变化,白酒市场由增量发展时代进入存量竞争时代。

在行业深度调整期间,五粮液业绩增速放缓,面临预期转弱、存货增多、价格紊乱等多重挑战的同时,在白酒第一梯队中的处境也变得愈发尴尬。

存货逐年增多

中国酒业协会发布的《2023中国白酒市场中期研究报告》指出,春节以来,白酒企业渠道库存高企,动销缓慢。受此影响,一二线白酒均有不同程度的价格下降甚至倒挂。消化库存成为今年的首要任务。

大环境下,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000858.SZ,以下简称“五粮液”)的库存增高、价格混乱等问题也逐渐凸显出来。

五粮液近5年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2023年上半年,五粮液的存货账面价值逐年增高,今年上半年已同比上涨12.12%至161亿元,其中库存商品账面价值为27.94亿元。

据业内人士分析,白酒市场需求低于酒厂的产量,导致渠道库存过高,经销商为了完成酒厂的任务和回收资金,只能低价向批发渠道放货。久而久之市场上积压了太多的酒,就导致价格下降,出现价格倒挂。

作为中国酒企业“龙头老二”,五粮液“价格倒挂”问题由来已久。

2013年,受到塑化剂风波和“三公”消费禁令出台,高端白酒行业进入下行周期。在资金和成本压力的双重夹击下,五粮液的经销商开始以亏本甩货的方式来应对局面。低价货在不同区域间流窜,导致五粮液的价格体系陷入混乱。

眼下,五粮液产品同样面临价格乱象。比如,一瓶500毫升、52度的五粮液普五第八代,建议零售价为1499元,官方商城售价为1120元,天猫官方旗舰店中实际购买价格为1099元,而在拼多多的百亿补贴活动中,同款产品的售价则降到869元。

除了普五,五粮液旗下多款产品也都面临着价格混乱的情况,如建议零售价1499元的“五粮液1618”,在拼多多的售价亦低至869元。

前有虎,后有狼

五粮液上述困境在财报中最直观的体现便是增速放缓。

其近5年以来的上半年营收及利润增速均呈“下山滑坡”走势。根据财报,从2022年上半年开始,五粮液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从21.6%滑落至14.38%,2023年上半年继续下滑至12.83%。而其营收增速的表现同样令人堪忧,从2019年上半年的26.75%一路下滑16个百分点至10.39%。

分区域来看,五粮液的区域分化进一步加剧,强势市场表现明显好于其他市场。2023年上半年,五粮液在东部、西部、中部三个区域实现了营收的增长,分别同比增长11.07%、9.22%、26.89%,但是,南部、北部区域却都在下滑,营收同比分别下降了8.69%、6.73%。

增速放缓,不光体现在纵向比较上,横向与同行相比,五粮液的上半年表现也不容乐观。

数据显示,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600519.SH,以下简称“贵州茅台”或“茅台”)近5年上半年营收及归属净利润增长态势呈“U字”型,而五粮液与其的差距正在不断扩大。

从全年业绩看,2020年,五粮液和贵州茅台的营业收入差距是375.74亿元;2021年,差距增长至399.81亿元;2022年,差距增大至501.31亿元。2023年半年报显示,贵州茅台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9.42%,比五粮液高出9个百分点。

净利润方面,五粮液跟贵州茅台的差距也有进一步扩大的态势。2019年-2022年,归属净利润差距由238.04亿元扩大到五成至360.26亿元。根据最新的2023年上半年财报,贵州茅台归母净利润增速达20.76%,比五粮液高出7.93%。

十几年前,五粮液和茅台还呈现白酒业“双雄”的竞争态势。直到2013年,五粮液的营收与净利润双双被贵州茅台超越,痛失“酒王”的宝座。从此茅台稳居行业第一,五粮液沦为“万年老二”。

即使跳出和茅台的单一对比,五粮液在白酒行业的第一梯队中的处境同样尴尬。

2023年半年报显示,泸州老窖营业收入增速为25.11%、山西汾酒为23.98%、洋河股份为15.68%,均高于五粮液的10.39%。归属净利润增速上,泸州老窖为28.17%、山西汾酒为35%、洋河股份为14.06%,同样均高于五粮液的12.83%。

前有茅台,以万亿市值、千亿营收令五粮液难以望其项背,后有汾酒、洋河、泸州老窖等以凶猛之势急起直追,五粮液的尴尬处境已经跃然纸上。

诸多难题之下,五粮液又该如何破局?

破局≠跨界

面对白酒市场的种种压力,以及自身所存在的诸多困境,五粮液试图通过渠道变革、产品战略调整以及跨界探索来化解困局。

“公司要把酒做好,让消费者得实惠;把分红分好,让投资者得实惠;让渠道利润增厚,让经销商得实惠。”3个月前,在五粮液2022年度股东大会上,曾从钦表示。

上述三者是否得到了实惠,还有待时间验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渠道的改革无疑是五粮液当下应对市场不确定性的必经之路。

2023年半年报中,针对升级渠道建设,五粮液提出了三个要点:

其一,开展终端答谢会、宣贯会,推动终端抢抓元旦春节旺季动销。

其二,加快推进“三店一家一陈列”布局,升级建设第五代五粮液专卖店,加快文化体验店及五粮液酒家在重点城市、重点区域建设落地,甄选优秀星级终端打造五粮浓香、和美万家集合店,加强与终端的黏性。

其三,延续开瓶扫码活动,提升1618、低度产品动销。

产品方面,五粮液提出“1+3”品牌战略,将超高端501古窖系列酒和文化定制酒作为第八代五粮液的支撑,力图扩大品牌内涵。同时,五粮液试图通过集中力量推广核心单品,如五粮春、五粮醇、五粮特头曲、尖庄,以稳固五粮浓香系列酒的市场地位。

可以看到,五粮液试图从增加旺季动销、加强与终端联系、增加与终端的趣味互动等多种方式,调整产品投放策略,同时调整产品战略,以此满足市场需求、优化库存管理。

但这是否足以让其实现顺价,尚不可知。

此外,五粮液集团试图通过进入新能源领域来开辟新的发展曲线。今年4月,四川五粮液新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注册资本为10亿元。根据股权穿透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其新业务很有可能就是新能源。5月,五粮液集团参股企业投资了新能源及汽车变速器公司。

从白酒跳到新能源,这一系列跨界动作看似突然,倒也有迹可循。五粮液集团既拥有产业集群优势又叠加雄厚的资金支持,五粮液集团所在的宜宾,正在全力打造“动力电池之都”,因此五粮液集团把新能源作为其新的突破口也不足为奇。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五粮液集团第一次跨界。1997年,五粮液集团收购老牌医药企业宜宾制药进入医药领域,2015年宜宾制药引入中国医药集团,其成为持股51%的控股股东,五粮液退居为持股49%的第二大股东。此外,五粮液集团还曾开展过“安培纳丝”亚洲威士忌项目探索洋酒领域,但该项目亏损数千万元后停产。此外,五粮液集团在2001年表示将投入数百亿元进军芯片领域,创立了全资子公司鹏程电子,但目前成绩平平。

五粮液集团此番以成立投资公司为切入点跨界新能源,采取了更为保守的进攻方式,是否比之前多了几分胜算?

不过,无论五粮液集团在新能源领域的胜算多或者少,如果其不把酒业做强,都会被扣上“不务正业”的帽子。

原创文章,作者:baijiu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ijiue.com/archives/100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